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 - 其他類型 - 你們二次元真會玩在線閱讀 - 458 日天流劍圣,一扣搜?。?000字)

皇室战争下载不了:458 日天流劍圣,一扣搜?。?000字)

書迷正在閱讀:圣墟、元尊、大道朝天、超品巫師、伏天氏、太初、明朝敗家子、三寸人間、全球高武、天帝傳、飛劍問道、開天錄
        一場好好的比賽,在坂田銀時的解說下,湯昊都不知道已經變成了什么樣子,要說激烈吧,好像只有他一個人在那嗨,因為只要稍微有點水準的人都看得出來,轟焦凍并沒有用上全力,也感受不到他有多大的戰意,但要說不激烈吧……看著擂臺上冰火來去縱橫,聽著坂田銀時那激情的解說,還真特么挺燃的。

        就連觀眾席的各處也都飄揚著熱情的歡呼加油聲。

        當然,湯昊有理由相信,觀眾們的情緒完全是被坂田銀時給調動起來的,先不說他解說中那些亂七八糟的吐槽,至少他本人確實很容易帶起氣氛來,或許這就是搞笑藝人的天賦。

        至于比賽的結果,和原著里并沒有不同,沒有使用火系個性的轟焦凍最終還是輸掉了比賽,而勝利的爆豪勝己也沒有獲勝的喜悅,以他的自尊心而言,打敗一個放水的對手,恐怕比輸掉比賽還要更讓他感覺屈辱和不堪。

        而另一方面,由于轟焦凍輸掉了比賽,觀眾席上也不時傳來唉聲嘆氣,有些人更是恨恨的將手中的什么東西扔在了地上,湯昊眼尖,看清那是一塊小木片,就和新八唧想賣給自己的一模一樣。

        顯然,這些人之前都下注給了轟焦凍,現在卻血本無歸。

        而事實上,按照一般的少年熱血溫套路來說,轟焦凍的贏面確實是挺大的,因為他的身份背景,有一個強大的父親,雖然安德瓦是個萬年老二,但在這日本,排在他之上的就只有歐爾麥特了,而在日本的英雄界,歐爾麥特已經不僅僅是個單純的英雄,更是一個象征,是幾乎被神化了一樣的存在,畢竟有句話是這樣說的小英雄的世界里沒有歐黑,只有正常的歐廚和扭曲的歐廚。

        所以安德瓦排在他之下,也不算丟人。

        其次,轟焦凍本身也是個天才,冰火兩重天的雙重個性,幾乎可以說是絕無僅有的,再加上他還有一段悲慘的童年,這樣的身份背景你聯想到了什么?

        沒錯,日本動漫界的典型強二代!

        就拿大家所熟知的三大民工漫和某個職業打麻將業余漫畫家的作品《獵人》來說。

        路飛我老爸是革命軍的首領龍,賊強!

        鳴人我老爸是四代火影金色閃光,賊強!

        一護我老爸是死神隊長,我老媽是滅卻師,賊強!

        小杰我老爸是傳說中的獵人,賊賊強!

        路飛我小時候賊慘,不僅沒有爸也沒有媽,還天天挨揍,好不容易結了兩個義兄弟,結果剛出海就死了一個,后來又死了一個,后來又活了一個。

        鳴人我小時候也賊慘,爸媽死得早,連面都沒見過,沒人疼也沒人愛,在村子里處處受人排擠遭人白眼,吃的食物還都是過期的,像個乞丐一樣。

        一護我小時候也賊慘,老媽在我眼前被殺了,老爸也沒個正經,我小小年紀生活就得自理,還得照顧兩個年紀更小的妹妹,生活真的不容易。

        小杰我小時候也賊慘,老媽死了,老爸棄家一去不復返,也是個沒有爹娘疼愛的,不過我還有米特阿姨,米特阿姨才是最棒的媽媽……呃,我好像不怎么慘?

        路飛雖然我很慘,但我有霸王色霸氣,未來是要成為海賊王的男人!

        鳴人雖然我很慘,別人說我吊車尾,但我一出生就能壓制九尾,未來一定會成為火影!

        一護雖然我很慘,但我身具人類、死神、虛、滅卻師四族血統,天下無雙!

        小杰雖然我不怎么慘,也不知道有什么天賦,但別人說我是百年一出的天才。

        路飛而且我還是主角。

        鳴人我也是主角。

        一護我也是主角。

        小杰我也是主角。

        顯然,日本熱血漫的經典套路就是拼爹拼血統拼童年,有個好爹有個強出身再加一個悲慘的童年,那你就算不是主角也差不多了,而轟焦凍就很符合這個套路,所以絕大多數的人都把注下在了他的身上。

        反觀爆豪勝己,既沒有一個強爹,也沒有一個出名的師父,反而是“淤泥事件受害者”這個讓他羞恥丟人的稱號更加出名,所以哪怕他一路打到決賽非常的強勢,也沒有多少人看好他,自然不會下注在他的身上。

        如果換一個片場,或許這些人真能大賺一筆,然而……

        不得不說,在一片拼爹拼血統的大浪潮里,《小英雄》確實是日本漫畫界難得一見的清流,從主角綠谷出久到男二號爆豪勝己都是毫無背景的人,就連自身的天賦才能,相對其他熱血系主角也顯得普普通通,雖然在其他劇情表現上依然可見套路的影子,但就這一點來說,已經算是難能可貴的創新了。

        而此刻比賽的結果,也是巔覆了觀眾們心里的固有套路,讓無數的人大喊晦氣。

        湯昊甚至還看到,站在擂臺上宣布勝利者的坂田銀時,笑得連眼睛都快瞇成一條線了,仿佛他才是真正的勝利者一樣。

        之后便是如原著一樣,讓人啼笑皆非的頒獎典禮,而在頒獎結束之后,這一年一度的體育祭便正式宣告結束,不管是觀眾還是參賽者都開始陸陸續續的散場。

        ……

        “看來這次你們賺了不少???”

        “嘿……有嗎?沒有啦,只是一點點而已?!?

        當天傍晚,在雄英學院的休息室里,面對湯昊的提問,坂田銀時立刻收起了臉上賤賤的笑容,換上一副謙虛又不失禮貌的微笑。

        不知道是不是錯覺,湯昊總覺得這家伙似乎鉆到錢眼里去了,難道過慣了苦日子的人,注定抵擋不了錢財的誘惑嗎?

        “這種不義之財還是少取為妙,畢竟不是正道,雖然來得快,但什么時候失去了也不奇怪,你應該學學我,做一個視錢財如糞土的射惠主義和諧好青年?!?

        湯昊一本正經的說著,聽到前半句時,坂田銀時還是覺得有點道理的,他也早就決定只做這一筆掙點奶粉錢,反正下注的人基本都是有些閑錢的,數額也不是很大,不會因為輸掉就家破人亡什么的,只是加在一起就顯得比較可觀,倒也算不上不義之財。

        可是聽到那后半句話,他頓時就酸了,“無恥!你有八個億在手,當然可以視錢財如糞土,我把三千萬提交了任務之后,可是窮得連內褲都買不起了,你既然要做和諧主我的射惠青年,那把你的八個億分我一半??!”

        “這個嘛……”湯昊喝了一口紅茶,目光四顧,“對了,怎么沒看到神樂???”

        “你不要轉移話題,這種方式也太蹩腳了?!?

        “我沒轉移話題,我是真的比較好奇,據我所知,在體育祭上拿下冠軍的話,能夠得到一筆不菲的獎金,神樂也是雄英的學生,當然有資格參賽,你怎么沒讓她參加?”

        “蠢貨,她要是參加的話,冠軍不就手到擒來了嘛?!?

        “對啊,所以你們就有錢了啊?!?

        “但是那樣一來,后續的事情就不好處理了?!?

        “哦?”

        坂田銀時在湯昊的對面坐下,問道“如果神樂拿下冠軍,你覺得外界會如何?”

        “嗯……”湯昊稍微思考了一下,“不用說,她自然會受到外界的極大關注,各種頭像照貼著滿大街都是,連公交車上都有,同時也會受到英雄事物所的招攬,作為一顆即將升起的新星,理所當然的,上到政府警視組織,下到各個團體公司,甚至是敵聯盟那樣的邪道,都會將目光投到她的身上?!?

        “這不就結了?!臂嗵鏌碧?,“我們終究不是這個世界的人,很快就會離開,結果神樂前腳剛拿到冠軍,備受多方重視,后腳就突然人間蒸發,這讓雄英學院該如何解釋?那不如干脆讓她的存在感降低一些,這樣我們離開時也安心得多?!?

        “你說得倒也沒錯……”湯昊不由瞪大了眼睛,雖然道理是這個道理,可是,為什么你連這些都計算在內了,你不是個搞笑角色嗎?

        “喂!你那一副看不起搞笑角色的眼神是哪樣?想打架嗎?”

        “本來是不想的,可是聽你這么一說……走吧,我們操場上見!”說罷,湯昊直接起身,向著外面走去。

        坂田銀時自然也沒有猶豫,立刻跟上。

        “喂,你們真的要打???”新八唧一看,立刻就驚了。

        坂田銀時看了他一眼,目光仿如武士刀一般犀利,沉聲道“新八唧,這是我們男人之間的事情,你不要插手?!?

        廢話,我根本就沒打算插手!

        新八唧想著,但轉瞬又覺得哪里不對……等等,什么叫你們男人之間的事情,說得好像我不是男人一樣,我怎么看也不像是女人啊,難道我的本體是眼鏡嗎?!

        新八唧在心里吐著槽,等他跟出去的時候,湯昊和坂田銀時兩人已經在操場上面對面的站好,看起來氣勢十足。

        由于今天是體育祭,比平時更加的熱鬧,即便已經結束,很多學生也沒有立刻回家,再加上坂田銀時又是雄英學院最近一段時間的風云人物,當有的學生注意到他要和人決斗時,這消息立刻一傳十,十傳百,很快,操場邊就已經聚集著數十位學生,a班的二十名學生中,除了少數幾人外,幾乎全員到場。

        “怎么回事?坂田老師要和人決斗嗎?”

        “是啊,大家都這么說?!?

        “好厲害!”

        到底哪里厲害???決斗這種事情有什么厲害不厲害的?新八唧暗自吐槽。

        “不過坂田老師的對手是誰?好像沒見過啊?!?

        “我也沒見過?!?

        “誒!昊哥?”

        “昊哥?什么昊哥?”

        好吧,綠谷出久也到場了,看著眾多學生投來的詢問目光,他頓時有些羞澀,“那個……昊哥就是昊哥,是……歐爾麥特的朋友,好像也是坂田老師的朋友?!?

        “好厲害!既然是歐爾麥特和坂田老師的朋友,那這個昊哥肯定很強,不知道是什么樣的個性,我一定要看個清楚?!?

        “不過他們為什么會決斗啊,既然是朋友的話?!?

        “我哪知道,你們知道嗎?”

        “對了,這位眼鏡先生,我看到你剛才是和他們一起出來的,你們是一塊的吧,你知道嗎?”

        新八唧聽著學生們的議論紛紛,沒想到問題突然落到自己身上,表面上裝作毫不知情的搖了搖頭,內心則瘋狂的吐槽你們問我,我還想問呢,明明好端端的,這兩個神經病卻不知道突然哪根筋搭錯了,竟然一言不合就要決斗,你媽的,為什么?

        學生們沒有從他這里得到答案,又開始自己腦補。

        “難道這位昊哥也要成為雄英學院的教師,坂田教師算考核?”

        “沒聽說過這種考核啊?!?

        “我倒覺得可能是坂田老師欠錢不還?!?

        “嗯,你說得很有道理?!?

        “他上周向我借的一百元,到現在還沒還?!?

        “一定是這樣的!”

        媽耶!銀時,你在學校的風評到底是什么東西???

        一聽這話,新八唧頓時淚流滿面。

        操場上,湯昊也注意到了逐漸向這邊靠近的越來越多的學生,不由微微一笑,“銀桑,看來你在雄英還是挺有人氣的嘛,托你的福,一轉眼,就多了這么多的觀眾?!?

        “還好啦,這就是搞笑角色的魅力?!?

        “那如果我當著這么多人的面將你打敗,你會不會很丟臉?”

        “別說蠢話了,難道你沒聽過嗎,搞笑角色的戰力是沒有極限,只要我覺得自己是搞笑角色,就沒有任何人可以打敗我?!?

        “那你很勇哦,既然你這么自信……”說罷,湯昊冷冷的一笑,手上憑空出現了一把銀色的長劍,“此劍名為斷水流,商城出品,售價五點威望值?!?

        與此同時,坂田銀時也抽了身后的木刀,“此刀名為洞爺湖,從電視購物廣告訂購,價值980元!”

        “好刀!”

        “好劍!”

        “那么……”湯昊將長劍一甩,目光洞若觀火,“日天流劍圣日天一心,要上了,銀桑!”

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