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战争宝箱顺序查询:第六七四章 天賦

        這些年來,亮已經嘗過很多的東西,眼前的這個小小果子,其實并沒有被他多么放在心上。

        甚至于看著這種小小的果子的時候,他還帶著一些莫名的興奮,這是嘗無可嘗之后,又遇到一種可以讓他動嘴的東西的喜悅。

        不過這種喜悅并沒有維持多長時間。

        亮將這個小小的果子放進口中慢慢的嚼著,一下、兩下……。

        然后充滿喜悅和期待的臉,慢慢的就開始變形了。

        “呸呸呸……”

        他極力的忍耐了一會兒之后,終于忍受不住了,張嘴開始不住的吐了起來。

        吐完之后又趕緊抱起放在一邊的水壺往嘴里灌水,然后咕嘟嘟的漱口。

        一壺水漱碗之后,嘴里還是異常難受,然后就一溜煙的跑到部落的水缸旁,舀起水來繼續漱口。

        這時候的亮心里可是沒有一點的興奮情緒了,相反,他還有些恐懼。

        因為在他的腦海里,總有一個很有味道,而且還極具視覺沖擊感的糞瓢在晃動。

        這顯然是之前嘗毒亮草中毒之后,所留下的心里陰影。

        為了不讓那個糞瓢落在自己臉上,亮這會兒是拼了命的用水漱口。

        這樣過了很久之后,嘴里的那種難受勁才算是慢慢的消失不見。

        亮也覺得自己的舌頭是自己的舌頭,嘴也是嘴了。

        要知道不久之前,他覺得自己的舌頭有變得有些僵硬了。

        放下陶碗,亮重新走回放置果子的地方,看著那里用樹葉包著的小果子,露出一些心有余悸的神色。

        這看起來毫不起眼的小果子居然這樣犀利!

        不過是小小的嘗了一口而已,就能讓自己這樣難受,要是多吃上一些的話,豈不是能夠要人的性命?

        不過雖然是這樣,他也并沒有如同那個部落的女人們一樣,先要將之丟掉。

        因為之前將他毒的差點被灌糞的毒亮草,在經過的神子的一番神奇操作之后,也硬生生的變成了治病救命的良藥。

        如今這種小果子,吃到嘴里雖然讓人該外的難受,但毒性顯然是比不上毒亮草的。

        毒亮草那樣毒的東西尚且有用,這種小果子說不準也能有大用處。

        當然,亮所想的大用處是指的別的地方,肯定不是吃的上面。

        剛才他不過吃了這么一個,還沒有咽下去,就已經覺得舌頭還有嘴都已經不是自己的了,要是吃的多了,那說不定小命還就真的沒有了。

        亮這樣想著,將這些夠勁的種子包裹好重新放了起來,而且相對于之前而言放得還要更為嚴實一點。

        這當然不是他想要私吞這種果子,而是為了防止部落里那些不懂事的未成年人們扒到這些果子,誤食之后發生悲慘的事情。

        經過這些年來生活條件的逐漸轉好,和所接觸事物的不斷增多,青雀部落里的不少人,再考慮事情的時候,不自覺的就會考慮的比較全面一點。

        在亮將這些東西剛剛藏好,準備再扒撿一下是不是還有其它新鮮東西的時候,外面隱約傳來來呼喊的聲音。

        他停下手中動作,歪著腦袋認真的聽了一會兒,然后像個孩子一般就躥了出去,如同被火燒到了屁股一般,一溜煙的就往大門口處跑去,再顧不得去看這里還有什么新鮮東西了。

        等他跑到大門口的時候,部落外面已經完全沸騰起來,眾人歡呼雀躍著,如同在迎接得勝歸來的勇士。

        亮踮著腳往那里望了一下,在諸多的人頭晃動中的一瞬,看到了神子那熟悉的臉龐,于是亮就也迅速的朝著那諸多人群匯集的地方涌了過去……

        小豌豆在哇哇的哭,將近兩個月沒有見到韓成這個當爹的,已經有些認生了。

        如今再被韓成強行抱在懷里,用有些硬的胡茬在臉上一扎,頓時就是開始哭嚎了。

        韓成卻沒有放手的意思,抱著大哭的兒子又逗了一會兒,方才放手。

        看著被逗得大哭的小豌豆,韓成還嫌棄的直嘟囔。

        這家伙,就知道張著嘴巴哭,這可不成。

        碰上一個這樣不靠譜的老爹,小豌豆都是夠難受的了。

        對付哭鬧的孩子,韓成有很多的辦法能夠將之哄好。

        撥浪鼓這樣高級的東西都不用出動,單單一個從路上摘到的曬得發紅而又多汁的桃子,就已經將小豌豆給哄住了。

        “娘的,給你娘一樣好吃……”

        韓成看著臉上掛著淚珠,一邊忙不迭的啃著桃子的小豌豆,嘴里嫌棄的嘟囔著。

        韓成回來的第一天,就在這樣比較悠然的時光里悄然渡過。

        晚上的時候,兩個年輕且身子又都健康的夫妻之間,能夠有什么樣的事情發生,不必細說。

        這點單從韓成第二天的時候睡了一個懶覺,時不時的用手按一下腰的動作上,就能略見一斑。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候,貿走了過來。

        貿這會兒過來找韓成,自然是有事情要說。

        不是秋收的事。

        秋收的事情大家伙都放在心上,用不著他來多嘴。

        他所說的就是這次在交易中所遇到的那個部落的人,準備用部落里的孩子換取食鹽的事情。

        這事情當時的時候,貿直接就拒絕了,但是后來仔細想了想之后,覺得還是說與神子知曉比較好。

        一來是這樣的情況是進行貿易這么久之后第一次遇到,二來就是想起了神子一直都很重視人口的事情。

        要是那些部落的人,愿意用更加強壯的人來交換食鹽,對于部落而言,應該是一個不錯的事情。

        畢竟一罐子食鹽,部落里的人用不了多長時間就能從石頭里提煉出來,而想要將一個人從孩童養大,卻需要很長很長的時間。

        聽到了貿的稟告之后,韓成顯得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貿。

        以前的時候,他只覺得貿原來的時候會領著驢部落的人坐起二道販子這個行當,只是因為一個極為偶然的因素而產生的,現在看來,這種偶然之中其實也包含著一些必然。

        其余不說,單單是從他現在所說的這件事情上,就能看出這人在貿易這類事情之上天份之高……

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