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 - 玄幻魔法 - 大道朝天在線閱讀 - 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禍!

皇室战争4阶最强搭配:第六十六章豆子惹的禍!

書迷正在閱讀:圣墟、元尊、大道朝天、超品巫師、伏天氏、太初、明朝敗家子、三寸人間、全球高武、天帝傳、飛劍問道、開天錄
        景y真人當年不知道在神末峰里留下了多少寶貝,有些甚至連他自己都忘記了。 ̄︶︺sんц閣浼鐨嗹載尛裞閲瀆棢つ.%.cyi不過只是他還記得的那些,就足以保證趙臘月等人的修行所需,所以這j十年里,神末峰的這j名弟子從來沒有擔心過丹y之類的問題。

        但當平詠佳推開洞府的石門,看到架子上的那些飛劍與那瓶丹y之后,依然忍不住激動起來。

        那是一只純se的青玉瓶,用一茅齋的符紙封印,沒有半點氣息外溢,可以想見里面的丹y何其珍貴。

        那些劍也絕非凡品,只是讓平詠佳有些無奈地是,當他走到那些飛劍前時,再次感受到了對方的敬畏與自卑。

        既然這些劍不能用,那就吃些y吧。

        平詠佳自然知道丹y不能隨便亂吃,但他現在急著提升境界,又想著是老猿帶自己過來的,應該不會出什么問題。

        在那些故事里,你見過哪個男主角跳下山崖找到寶藏卻因為這些原因就死了的?

        奇遇從來不會出問題!

        想著神末峰頂的孤清,想著那j名青山弟子的議論,他的臉上閃過一抹狠se,拿起那只青玉瓶,撕下符紙,毫不猶豫舉到嘴邊便倒了進去!

        看著這幕畫面,那只老猿不由呆了。

        挺脆啊,有些像h喉s1;

        平詠佳把那些丹y像嚼豆子一般嚼了,看著老猿的神情,說道:啊,抱歉,忘了給你留一顆。

        那只老猿忽然發出一聲怪叫,頭也不回地便跑出了洞府,還沒忘記把石門關上。

        平詠佳心想這是怎么個意思,正準備追上去問j句,忽然覺得肚子一陣絞痛,臉se驟變。

        老猿以最快的速度離開洞府,穿過溪水,渾身s漉地回到猴群里,發出尖厲的叫聲,示意眾猴趕緊避回樹林里。

        猿猴們不知發生了何事,驚慌失措地向著樹林里退了回去,直到退到數里外,才稍微安心了些。

        老猿爬到樹梢上,望向洞府的方向,眼里滿是擔憂與惱火的神情。

        那瓶丹y的y力極其強大,即便是沖擊游野境,一顆也足矣,而且至少需要閉關散化一年時間以上。

        平詠佳竟是不管不顧吃了一瓶,肯定會直接爆t而亡,而且甚至那p山崖都可能會被震塌。

        它正想著這件事情,樹梢忽然晃動起來。

        樹林里的猿猴們驚叫連連,東倒西歪,有些小猴子甚至從母親的身上摔了下來。

        溪水生起無數l花,地面生起無數道塵煙,竟是地震了!

        轟!一道仿佛悶雷般的聲響從山崖那邊傳來。

        緊接著,又有一聲雷鳴響起,山崖再次震動,溪水再次不安。

        還沒有結束,雷鳴不停地響起,大地不停地震動,直到很久很久之后才回復平靜。

        樹林里的猿猴們也冷靜下來,看著山崖那邊,滿是好奇與不安。

        老猿看著那邊,蒼老的眼眸里滿是同情與傷感。

        青山宗已經很多年沒出現這樣天真或者說白癡的孩子了。

        神末峰的禁制是當年景y親自布置,強大至極卻又玄妙非常,人不能進,視線亦不能進,風雨卻能進。

        初冬時節,一場落雪應期而至,落在峰頂,道殿的窗子開著,窗邊卻無人相看。

        雪也落在山崖下方的樹林里,猿猴們盯著某個地方一動不動,頭頂積著雪,看著很是可ai。

        那只老猿接著子孫們遞過來的一顆果子,隨意啃了一口,便扔給了樹下最小的那個崽子,繼續看著那邊。

        那邊的山崖已經塌了,那座洞府被埋在了里面,那個天真的白癡肯定死了,問題是猿猴們卻始終無法靠近那邊,隱約有一道陣意與極其強大的力量,隔絕了山崖與外界。

        老猿有些警惕,才會讓子孫們盯著那邊。

        接下來的日子里,冬雪又落了數場,便到了初春,又是一年。s1;

        某天清晨,老猿忽然被驚醒,望向山崖那邊,忽然發現坍塌的巖石微微隆起,然后破開了一個洞。

        在晨光的照耀下,一個人從里面走了出來,正是平詠佳。

        看著這幕畫面,老猿與別的猿猴們都震驚異常,明明已經死了的人,怎么又活了過來?

        老猿帶著猿猴越過溪水,向著平詠佳迎了過去,然而還沒能靠近,便眼神劇變,尖叫著逃了回來。

        平詠佳渾身灰土,頭發蓬亂至極,看著就像個乞丐,身上的味道則是比乞丐還不如。

        他捂著鼻子,看著四處逃散的猿猴,眼里滿是抱歉,然后跳進了溪水里。

        雪花落在溪水上便化了,水卻極寒,他毫不在意,仔細地搓洗著身t,不時還會用?;鶉コ幌巒綣痰奈酃?。

        不知道用了多長時間,他終于覺得身上沒了味道,對著下游溪面飄著的那些死魚說了聲抱歉,走了出來。

        就在他準備拾起衣衫穿上時,再次聞到了那g惡臭,不由一陣g嘔,趕緊用最快的速度把那些衣f燒成了青煙。

        青煙飄蕩在溪邊,依然帶著臭味,就像他的眼里依然留著余悸。

        一年前他把那瓶丹y盡數嚼了,強大的y力直接開始改造他的道樹,順便把他的身軀也洗煉了一遍。

        他身t里所有的雜質與污物都被y力b了出來,連續放了j十個p。

        也就是那天猿猴們聽到的雷鳴。

        那些p惡臭至極,偏生那座洞府的陣法隔絕太好,完全沒有半點空氣流通,只有靈氣循環,竟是半點沒有外泄。

        平詠佳等于就是在這般惡臭的環境里被迫閉關了一年時間,險些成為第一個被自己p熏死的可憐人。

        至于為什么他沒有成為吃多丹y而爆t死去的白癡,卻是沒有人知道。

        他自己更是毫無概念,以為這是理所當然之事。

        還是那句話,奇遇怎么會出事呢?

        過了些時間,那些青煙終于消散在天地間,老猿帶著猿猴們掩著口鼻,小心翼翼地靠近過來。

        平詠佳對著那只老猿揮了揮手。

        他剛結束閉關,控制還不夠好,劍意自然外溢,隨著他的揮手,一道劍意便落在了溪水里。

        溪水忽然變得安靜起來,自然分出一道裂縫,從側面看著就像是透明的玉石。

        chyiu刀斷水,本就是極難的事情,哪怕對于最擅長切斷的青山劍修也是如此。

        看著這幕畫面,平詠佳怔了怔,望向那些猿猴問道:我現在境界怎么樣?

        他拜入青山后,在洗劍閣只學了一段時間便被井九指名帶進了神末峰。在神末峰的這些年里,他除了學了清容峰的無端劍法什么事情都沒做過,沒有見識,更沒有與別的修行者較量的經驗,難免有些不自信。

        那些猿猴們猶豫了會兒,紛紛拍起巴掌,表示那是相當可以。

        它們之所以猶豫,不是覺得平詠佳不行,而是因為拍巴掌需要把捂在口鼻上的手掌放下來。

        平詠佳有些不自然地問道:那你們覺得我什么時候才能破海?

        猿猴們這次毫不猶豫地搖了搖頭,動作很是整齊,畫面看著很有趣。s1;

        這是不可能破海的意思?還是要自己安心修行,不要太好高鶩遠?

        平詠佳有些茫然,當然他絕對不敢去想,這有可能是說他已經破海了,不用再想著什么時候的意思

        師父說不破海不能出山,那我怎么能才能出去找他們呢?

        他有些苦惱,緊接著想著自己境界總算是有些突破,又高興起來,去了林間那座小屋,給自己泡了杯綠茶喝。

        綠茶放了j年,自然不可能是新茶,喝著有些苦,卻讓他精神一振,想到了某個方法。

        他從柜子里取出一件淡青se的劍衫換上,又取了一頂笠帽,便向峰下走去。

        某年之后,神末峰便一直常備著笠帽,帽檐極寬,只要戴在頭頂,便很難被人看到容顏。

        來到峰下,平詠佳直接去了洗劍溪,想要尋到自己認識的梅里師叔,問問她這次的梅會什么時候開始,如果照常舉行的話,是不是只要在試劍大會上拿了前十,便能拿到參加梅會的資格,從而出山。

        沒想到他在洗劍閣里只看到了一些像他以前那樣懶散趴在桌子上睡覺的新入門弟子,卻沒有看到一位師長。

        他抓住一位執事問了問,才知道原來今天就是青山試劍大會的日子,即將決出參加梅會的人選。

        聽到這個答案,平詠佳忍不住望向如銀緞般的洗劍溪,出了會神。

        想要提升境界為師父報仇,便有老猿帶著去了一間洞府,吃了一瓶丹y,想要去參加梅會,下峰便遇著試劍

        這么好的運氣,想來那位傳說中的何霑也不過如此吧?

        (日常表現一下對豆子新書的想念及怨念。另外接下來的一個半月,要處理搬家以及家人來東北避暑事宜,更新會盡量保證,數量可能會少些,向大家提前報告一下。)

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