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落冲突和皇室战争:第1120章 解決麻煩

        井九波驚魂未定,面色蒼白到了極點,他簡直不敢想象,這枚項鏈,可是他父親傳給他的防身法寶,據說能夠五行神境五重以下的任何攻擊,可是現在竟然破碎了。

        “吳管家你到底在干什么,快點殺了他,殺了這小子!”井九波怒吼。

        這倒不是吳管家不肯出手,他實在是無能為力,自己的流光金刀被束,短期之內根本無法抽出來。

        更何況剛才對方這兩招出手實在太快,顯然早就已經是準備好的了,他根本就無法反應過來。

        “可惡!”吳管家自然也是怒不可遏,他畢竟是五行神境五重的強者,竟然讓一名小小陰陽境家伙在眼皮底下放肆,這根本就是奇恥大辱。

        幾乎在這一刻,吳管家丹田涌動,一道道靈元系數噴涌而出,隱隱間,這些靈元相互繚繞著,曾現出五種不同的色彩來。

        “五行本源靈元,想不到你小子竟逼得老夫動用底牌!”吳管家怒吼,這一刻他渾身氣勢大漲,手中的流光刀金光大放。

        手腕一抖,直接破開了龜山的束縛,而后整個人騰空而起。

        “死!”吳管家一閃倒懸而下,金刀直接破空砍來。

        唐鋒吃了一驚,完全想不到這老家伙竟然還能爆發出如此強的戰力,不過也不吃境,右手一揮,三道金色長矛立刻射出。

        與此同時他一招手,龜山印立刻懸浮在頭頂。

        金刀勢如破竹,三道金色長矛剛與其交鋒,立刻就被強大刀氣震散。

        緊接著砰的一聲驚天巨響,飛沙走石,大地龜裂,厚重的龜山印竟被那流光金刀一刀砍落在了地面。

        雖然龜山沒有被打裂,但原本璀璨的金光已失去幾分光澤,只不過,趁著這段功夫,唐鋒的人已經掠了出去。

        “七道龜紋又如何,你境界到底太低,根基太薄,絕不能斗得過我!”吳管家全身氣勢涌動獵獵作響,腳下一點,整個人再次射來。

        唐鋒面色微驚,他也實在想不到,縱然是動用全部靈元與神火之力,刻畫出七道龜紋,仍舊還是無法抗衡一名老牌五重五行神境強者。

        “沒辦法了!”他狠狠咬牙,雙手再次結印,體內三千神火全部亮起,同時丹田靈元也盡數洶涌而出,涌入龜山之中。

        只一剎那間,原本砸落在地的龜山印再次金光大放,體積更加暴漲,細數之下,這次竟然有八道龜紋。

        “八道龜紋,這怎么可能!”吳管家瞳孔收縮,感受到左側那龜山印蘊藏的恐怖力量,他知道即便是自己恐怕也很難抵擋這樣一枚山印。

        幾乎想都不想,吳管家身形旋轉,施展流光金刀法直射而來,他知道,眼下唯一的機會,便是搶在龜山印之前,隔斷這小子的腦袋。

        只不過他想法雖好,但到底還是小覷了這龜山印,當然也小看了對手,龜山印體積雖然龐大,但速度卻絲毫不慢。

        只是一閃,龜山印就已到了他身后!

        只不過這時候,吳管家的刀鋒已經迫在眉睫,只差一絲便能洞穿眼前之人的心臟部位。

        唐鋒目光一凝,身形在極速包退的同時,立刻施展出真龍之手,抓向前方的流光金刀。

        真龍之手雖然強悍,但到底不是真正的真龍大手,不過只是因為煉化一滴極為稀薄的真龍血脈而領悟出來的法門罷了,自然不可能抵擋。

        流光金刀只是輕輕一抖,立刻就震散了真龍大手,刀光繼續迫近。

        只是便在此時,龜山印卻已到了吳管家頭頂,在金烏光澤籠罩之下,已然將他整個人的氣息鎖定。

        “鎮壓!”陡然間轟隆一聲,八道龜紋的龜山印直接鎮壓而下。

        吳管家本想翻身掠出去,但氣息已經鎖定,根本就無法動彈,不得已,只能抽刀回手,握刀向上橫砍而來。

        只是他的流光金刀在此時的龜山印面前,根本就不夠看,咔嚓一聲,這柄品級不低的流光金刀立刻被碾壓成兩截。

        又是轟隆一聲巨響,龜山印猶如泰山壓頂,當場將吳管家壓在了地面,當場變成了一嘆肉泥。

        “這……”不遠處的井九波看到這里,嚇得面無人色,雙腿不停哆嗦,他想也不想,直接扭頭就走。

        “想走,你以為還能走得了?”唐鋒冷笑同時,真龍之手已破空而出,嗖的一聲巨響,直接抓住了井九波的后頸。

        這一次,他已然沒有任何的防身法寶,根本就沒有任何抵抗之力。

        “不你不能殺我,我可是飛猿郡守長公子,你敢殺我!”井九波怒吼,這一刻竟然還敢出言恐嚇。

        只是當他感覺到捏在自己脖子上的大手越來越緊,緊得他無法再呼吸,他終于慌了,連忙求饒道:“我錯了唐鋒,求你,求你別殺我!”

        “只要你不殺我,我可以將儲物戒指里的東西,里面所有東西都給你,戒指里有靈石,有幾件法寶,只要不殺我,這些都是你的!”

        唐鋒眉心一動,下意識松了松那只真龍大手。

        井九波也松了口氣,長長吐氣后道:“你大概也知道,若是我死了,那儲物戒指將很難再打開,你也不能夠再得到寶物,我不過只是個紈绔,殺了我對你沒有任何用處?!?

        “相反你若是放了我,這儲物戒指里的東西就是你的了,這個交易,對你來說百利而無一害,對不對?”

        不得不說唐鋒有些心動了,對方既然是郡守長公子,法寶自然不少。

        井九波看到有生還的希望,連忙又道:“只要你答應放我,你放心,我日后絕不會再找你的麻煩,我保證!”

        唐鋒冷笑,對他這番話不置可否。

        恰巧就在此時,唐鋒天靈宮那道光點忽然劇烈跳動起來,他感覺到,一股?;姓誚盜?,遠處竟有兩道龐大氣息身影極速朝這邊掠來。

        “不好!”唐鋒目光一凝,真龍大手忽然爆發出強大的力量,直接掐斷井九波的脖子。

        本來他想抽身就走,只是想了想,又翻身掠到井九波身前,探手一抓,將對方右手中指上的儲物戒指給抽了出來。

        至于那名吳管家,他已懶得再看上一眼,更何況此刻也沒多少時間,遠處那兩道強大身影距離越來越近。

        他不敢耽擱,腳下一點,整個人沖天而起,一頭扎進黃田山脈深處。

皇室战争部落战突然死亡模式卡组推荐